云端工匠——专访中建钢构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

珠江经济台《云端工匠——专访中建钢构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文稿

云端工匠

——专访中建钢构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

【版头】

解说:他是把高楼建上云端的人

薛琦:37年来一直在一线

解说:国内七座地标建筑,他主持承建了四座

陆建新:爬到最顶上的时候

陆:20公分宽的这根小梁

薛:顶上就是一根根这样的梁

陆:担心它会掉下来

薛: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陆:差一点点都不行

陆:千米级大楼,这真的不是问题

解说:本期节目,让我们走进中国超高层钢结构王国,专访云端工匠——中建钢构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

 

【解说】

10月3日的清晨,在江苏南通海门,陆建新帮着82岁的老父亲干农活儿。

【现场声/压混·海门】

陆建新:还干了一个大活。

薛琦:来看看。

【解说】

陆建新,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的改革开放建筑界代表、全国道德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平日里是行走在云端的建筑工程师,这会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因为刚给老父亲修好了鸡窝。

【现场声/压混·海门】

薛:我觉得很感动啊,我干了件大事,那感觉比他盖了个高楼还高兴。

陆:就是这个东西,这个混凝土要搅拌啊,我老头子跟我一起弄。

薛:真好。

陆:搞了一下午。

【现场声/压混·海门】

薛:这次十一也是难得有假期能回来啊?

陆:我这是因为正好从北京嘛,10月2号晚上10点钟回来的。

【现场声/压混·海门】

薛:刚刚我听亲戚们说,你是行走在云端的钢铁侠。

陆:那个是年轻人才知道,老一辈的都不清楚。

薛:他们刚刚表达了,说一直都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高的成就,他们说这次阅兵看到你在电视上,才知道原来我们有这样一位亲戚。

陆:我从来没讲过,包括我老头都没跟他说这些,每次回来就看一看他,洗洗弄弄,地里面搞一下就完了,就又走了,就这样子的。

【解说】

10月1日,回来的前一天,陆建新就在11号春潮滚滚彩车上,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

【现场声/压混·海门】

陆:彩车上面有深圳的国贸跟地王大厦,深圳改革开放的地标建筑嘛,我就跟雷军他们说,这两栋楼我是亲自参与的,他们也觉得好厉害。

【现场声/压混·海门】

薛:我们都是通过电视屏幕看,您在现场看,您也是第一次在现场看?

陆:第一次,有这个机会很难得。

薛:我们隔着屏幕看我们都看哭了,您呢?

陆:放国歌的时候比较容易,因为庄严神圣的时候还比较容易(激动)。

薛:有没有在那一瞬间想起自个儿37年来一直在一线建了那么多地标,有没有这种突然间的感受?

【现场声/压混·海门】

陆:其实也挺有成就感的,你看我做了这么多建筑,北上广深都有地标,深圳不同时期的四个地标。

【解说】

37年,陆建新从基层测量员成长为世界一流的钢结构施工专家,国内七栋百层地标建筑,他主持承建了四栋,参与的建筑高度总和超过3600米,被称为“中国楼王”。 如今,他就站在自己亲手建造的中国地标旁,站在彩车上,接受全国人民的检阅。

【现场声/压混·海门】

陆:就是很自然的干到了今天,然后今天就站到了国庆花车上面,这也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事情。

【解说】

37年前刚成为测量员时,陆建新也没有想过自己要背着十几公斤的工具爬到三百多米的高空,在云端工作。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薛:一开始爬上去害怕吗?

陆:腿发软,腿发软

【现场声/压混·博物馆】

陆:爬到最顶上的时候,带来了很多的危险,又恐惧又辛苦又累,又危险。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不像现在有一些走道,以前没有,就要走这一根,二十公分宽的这一根小梁

薛:顶上就是一根根这样的梁?

陆:嗯,空荡荡的没有楼板,300米高空,地面上马路上的这个汽车看上去,也只有那么大一点点,汽车很小的。

薛:您让我想想就够了。

陆:钢梁的话,就十几米长,心里面也害怕。

薛:高空晃得很厉害?

陆:它也会晃

【现场声/压混·办公室】

陆:就晃得很害怕的时候,这时候人就蹲下来,像这个人这样,人就蹲下来,然后双腿一跨就跨到梁上,像骑马一样,这样挪动,手脚并用,从这一头慢慢爬过去,挪过去,挪到对面。

【解说】

这一幕发生在1994年动工的深圳地王大厦,陆建新正是凭借这改良后的测量方法,使地王大厦的测量精度控制在了两公分半,是美国标准的1/3,他因此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此后他和同事们踏足全国,测量完成了超过20栋城市性地标建筑。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地王大厦它创造了两天半一层楼,90年代新的深圳速度。

薛:刷新了速度,刷新了高度。

陆:要说这个刷新了速度的话,就我们广州西塔,广州西塔这个楼的话,我们曾经有一个月,做了十五层楼,那两天一层楼的这个速度的话,算得上是世界先进的速度。

薛:所以一路见证着,技术的进步,高度的提升。

陆:楼也越来越高,外形也越来越复杂,所以它的施工难度也就越来越大。

【解说】

广州西塔是斜角的网格设计,如何稳住一根根倾斜17度的柱子,这是又一道难题。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大概有17度,那么倾斜的话,你那个塔吊一松钩,它可能会倒下来,背后用钢丝绳来拉,下面用钢管绳撑,这种说法都不成立。

【解说】

传统的方式都不适用,陆建新又琢磨出了新技术。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倾斜钢柱无揽风施工技术。

薛:这算是专利发明了?

陆:对。

【解说】

就是这个发明,创造了广州西塔“两天一层楼”的世界高层建筑施工最快纪录。

站得越高,越是要攻克更复杂的施工难题,陆建新承受的煎熬常人无法想象。

600米高的深圳平安金融中心,是华南第一高楼,作为项目经理,陆建新就遇到了空前未有的挑战。

【“步步高”活动采访资料】深圳平安金融中心

薛: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的第116层,相当高的一个位置,问一下我们的陆总工,这栋大厦是您的一个杰作,同样意味着也是攻克了非常多难关的一件作品,可以这么说吗?

陆:是的,平安大厦我是2012年2月份就来了,这栋楼在2016年的春节业主就搬进来投入使用了,在干的过程中也非常的艰辛,所以我从业37年来也是最令我难忘的一个工程。

【解说】

这项工程,凭借陆建新的技术创新,提前96天完成了施工任务,仅这一项,就创造了7680万元的工程效益,可谁又知道,当时的陆建新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和压力。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一个楼,你布置的塔吊,就是这一栋楼的话,也就只能是三台,但是深圳还真是一个讲究效率的地方。

【解说】

塔吊是建筑施工的生命线,所有的材料、设备,全部要靠它来吊运,业主希望缩短工期,可塔吊要增加到四台,并爬升到600米高空,世上并无先例。

【现场声/压混·博物馆】

陆:你看四个塔吊,一个、两个,这里两个,实际上这里还挡住一个,四个,一共有四个,你看一、二、三、四,四个塔吊在四面。

薛:就是让您愁了三个月的?

陆:对,四面墙上。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大概前后设计了三个月,先有设计图,设计图做完了以后,我去加工这个构件,做完了以后就把它装起来。

【解说】

实际上生产的销轴和设计的会存在误差,陆建新发现做出来的销轴细了一点点。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两毫米到四毫米,很小,就这么一点点。

薛:天啊!

陆:所以说上面的风,就是小风一吹的话,这个塔吊肯定是左右有点摇晃,会摇晃的,会摇晃的话,下面有点两毫米到四毫米这么一点间隙的话,它会有声音

薛:就哪怕是有两毫米,它都会有声音?

陆:对,有间隙它就会有声音,有声音你就不好了。

【现场声/压混·博物馆】

陆:所以说这个小风一吹,它都会摇的,一摇的话,这个地方就有响声。

薛:就是这个地方响?

陆:对,这些地方就有响声的。

【解说】

有响声就意味着有冲击,长期受冲击,销轴就会因为疲劳而断裂,塔吊就会有脱落的风险。

【现场声/压混·博物馆】

陆:真的,如果它真的要倒下来的话,那你这个商场,马路边都会受很大影响,这个就不可想象了。

薛: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啊。

陆:没办法。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那作为项目经理,是安全第一责任人,是要负责,要负责任的,就说的严重一点的话,就是要去坐牢的。

【解说】

新研发的悬挂式外爬塔吊支承系统,解决了四个塔吊的问题,响声的问题解决,需要更换160多根销轴,而这会导致支撑架拆卸时间延长,造成误工。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怎么样子来快速的把它拆开,周转上去,这是我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薛:就问题一个接一个来了?

陆:这是第二个问题,就是比较重要的。

【解说】

又历时三个月,陆建新在这个新技术的基础上研发了一套周转使用办法。

【现场声/压混·办公室】

陆:四个塔吊的爬升,至少每次节省了三天的时间,一共往上的爬升有32次,32次乘上3就96天,因此对于整个工期来说,节省了96天的时间。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如果我延误一天工期,他对我的罚款是80万(元),如果我提前一天没有奖励。

薛:没有奖励?

陆:没有奖励。

薛:但你就有动力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又有一个新发明了是吗?

陆:嗯,所以说80万(元),这个96天的话,就是7680万(元),就这么来的。

【“步步高”活动采访资料】深圳平安金融中心

陆:这一项施工技术我后来也在我们国内取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同样的这项技术也在2017年4月份日内瓦国际发明展上也得到了特别嘉许的金奖,也就说我们中国的钢结构施工技术,在国内是领先的,我们在世界上也能创造一流水平,达到了世界领先的水平。

【解说】

37年来,经历了无数次提心吊胆,无数次柳暗花明,陆建新见证了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见证了一座座城市蓬勃生长,这在当年那个农村少年,更是没有想过的。

【现场声/压混·海门】

薛:我看您在洗锄头的时候,咱们聊天你说这是爸爸的一种习惯,有头有尾,一丝不苟。

陆:这个是应该的。这个工具的话,跟我们干活儿一样的叫“工完场清”。

【解说】

15岁那年,按照父母的决定,陆建新考取了中专的工程测量专业,18岁毕业被分配到湖北荆门的中建三局,成为了测量员,原以为自己也会像前辈们一样,在工地里摸爬滚打一辈子,没想到才工作三个月,就被派往深圳,迎来了命运大转变。

【“步步高”活动采访资料】深圳国贸

薛:当年是三天一层楼,创建了奇迹,可以说是我们深圳速度的一个起点,也是您的在这的一个起点可以这么说吗?

陆:可以这么说,我是18岁那年,就是1982年来到深圳的,建造的第一个大楼就是深圳的国贸大厦。

【解说】

“中华第一高楼”深圳国贸在陆建新的测量下垂直度偏差是25毫米,两年后,它旁边盖起了165米的深圳发展中心。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就比国贸高5米。高5米的话,它的这个材料就是用钢结构的。

薛:是第一栋钢结构,咱们国家?

陆:就泸定桥,红军这个飞夺泸定桥的这种桥,它的铁链,它也是属于钢铁之类的。

【解说】

中国对于钢材料的运用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但钢结构建筑的历史,是从1889年,法国埃菲尔铁塔建成开始的。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从欧洲传到美国,美国传到日本,香港,然后我们中国1984年,才有钢结构的建筑。

【现场声/压混·博物馆】

薛:所以钢结构,比最早的钢筋混凝土的好处,是好在哪儿?

陆:用了钢结构,这个柱子可能就小一点,那你的这个实用面积,就会大一些,还有,这个工厂预制,拿到现场来拼装,还有一个,就是假如说一百年、两百年以后,这个大楼要报废了重新修的话,钢结构可以回炉重新冶炼,混凝土就不行。

薛:嗯,稳定性呢?

陆:稳定性的话,对,抗震性能好,它因为有柔性。

【解说】

陆建新深知钢结构的优势,他看到了建筑业的发展前景,立志开始钻研。

改革开放以后,钢产量的逐年增加使中国钢结构建筑的速度和高度不断提升,新的采购方式也让深圳发展中心成为第一座国际招标的超高层钢结构。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所以天时地利人和,综合考虑的话,还是我们有优势,我们就中标了。

【解说】

知道中国企业缺乏经验,一家落标的香港企业对我们的测量技术很不看好。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没有干过钢结构,没有钢结构施工技术,你们干那个楼可能就是比萨斜塔,我就天天看,看得很直,那个柱子吊上来,把它弄直,然后安装完了,再看直不直,焊接,焊接完了再看它直不直,就是重复劳动很多。

薛:有一种暗自较劲的感觉是吗?

陆:你只能这样子

【解说】

深圳发展中心的垂直度偏差是两公分。

37年来,从160米的深圳国贸到600米的深圳平安,陆建新测量的超高层垂直度偏差从未超过两公分半;从父辈那儿延续下来的一丝不苟激发着他的潜能,让他成为国内钢结构施工领域的传奇,让他不断践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发展理念。

站在世界级平台上,陆建新看到了中国技术水平在这些年的突飞猛进。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我们改革开放的时间仅仅是40年,但是我们高楼的数量,占到了全世界的50%的话,中国的水平,就是代表了国际的水平。

薛:所以你一路见证着,你也一路为这个贡献你的一份力,这么多年,这50%多少是您参与的?

陆:400米以上的大楼,我自己干的就有四栋,上海的环球金融中心492米,广州的西塔441.8米,深圳的京基100,400多米,然后深圳的平安金融中心600米,这样四栋楼。

薛:所以成绩特别的令所有人都感到很骄傲和自豪,家人也很自豪很骄傲。

【解说】

从懵懂的农村青年,到刷新中国钢结构建筑高度的总工程师,一系列耀眼成就的背后,很少有人知道陆建新内心的遗憾。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薛:37年了,在工作上面可以说是一直兢兢业业,很扎实,有这么多的成就,有没有什么遗憾的?

陆:我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很好的去照顾,特别是我母亲的话,因为那一年我在泰国。

【解说】

1993年,陆建新被派驻泰国负责项目,某天突然接到一份电报,只有四个字。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在电脑上一看,就是母病速回。

【解说】

陆建新夜幕中赶回了家,可老母亲已经病重昏迷。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皮包骨,骨瘦如柴,大概过了十天左右时间,我母亲还是去世了,她那一年51岁。

薛:所谓忠孝不能两全,这个理解。

陆:还好啦

薛:好在老父亲身体还很好。

陆:外强中干吧,毕竟还是年纪大了。

【解说】

既然忠孝不能两全,那就干好工作,也不枉家人的理解和支持,直到今天,作为总工程师,陆建新依旧风雨不改的钉在工地,行走在云端。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陆:每栋大楼,就像自己的每个孩子一样,还是对它充满了感情。

【解说】

37年,陆建新从少年到了白头,所建的楼也从百米突破到600米,作为在云端漫步的工匠,他的底气越来越足,目标也越来越高。

【现场声/压混·深圳中建】

薛:接下来还有什么样的“孩子”吗?

陆:如果有一个中国地标的话,我去干一干。千米级大楼的关键建造技术,我们也经过研究了,从这个材料,机械设备,人员,技能,从施工技术方面都做了很多的总结。

薛:那得200多层。

陆:250层左右。

薛:我们期待着,我们期待着有一栋新的地标。

陆:建造千米级大楼,这真的不是问题,只要你投资的话,我可以来帮你建造出来。

薛:下一个目标。

陆:这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