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 创新节目《说事还说理》

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创新节目《说事还说理》推荐表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创新节目《说事还说理》文字稿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经济生活广播创新节目《说事还说理》参评稿件“别让老人孤单迷途”

【栏头自宣】

【直播节目】

主持人方华:上午好各位听众朋友,欢迎大家在一段音乐和广告之后,继续关注内蒙古广播电视台经济生活广播融媒体直播节目《说事还说理》,大家好,我是方华,现在呢,节目正在腾格里新闻客户端现场音视频同步直播,大家注意关注微信公众号,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点击左下角的收看节目实时关注节目的视频直播,您在收听收看的过程中,有一些感想和感受,我们也期待着您赶紧留言,我们特别想听到您的观点。节目一开始,首先我们就来有请两位嘉宾,已经笑成一朵花儿的,大家非常熟悉的嘉宾主持维桐。

维桐:大家好,我是维桐。

孙飞:我能不能就是自己介绍一下,我今天是特约嘉宾神秘嘉宾,我们知道有一个节目叫神秘唱将。

维桐:就你这声音出去以后,全区都知道了,你应该叫王者归来。

孙飞:那算了,我还是把脸露出来吧。各位好,我是孙飞。

主持人方华:欢迎内蒙古广播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孙飞来到我们的直播间和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咱们快速进入主题。大家都知道每年的七八月份儿呢,正是咱们内蒙古旅游的好时节,就算是平日里不常出门儿的老人们这两天呢,也想多出来走动走动。

维桐:热,家里热。

主持人方华:你的意思是,都到商场里吹吹空调。

维桐:前两天天气特别热的时候,我家里不是一直没有安装空调吗,老人家里也不安。五点钟,我们小区外面就有老头儿住着拐棍,还有大娘搀着老头儿的就在外面儿遛弯儿,真是热的。

主持人方华:我跟你说,北京有个现象,到了夏天的时候呢,一个是银行,一个是商场,一个是超市,大爷们就扇着扇子,吹空调。

维桐:而且是免费吹空调。

主持人方华:主要想说说老年人走失的事儿。就在上一周我们的节目还接到了一位年轻的朋友打电话特别焦急地告诉我们说,家里老人走失了两三天了,听说是有人在和林格尔县碰到了,但是直到现在没有音信,所以我们当时赶紧在节目里面播发了这个寻人启事,如果我没记错,这几年《天天3.15》在一五播发的这种寻人启事应该是在接近一百条左右。那么为什么这几年老人走失的这些现象呈逐渐增多的趋势,大家关注点也越来越高了,而且很多人都愿意去热心的转发了。其实这里面有很多深层次的一些原因,除了老人本身的这个身体情况的变化,然后呢,精神和心理的一些变化,更多的可能需要我们全社会去关注一些深层次的思考。节目一开始呢,咱们先来看一组数据吧,我们的热线编辑给我们找了很长的一组数字,我给大家念一下啊。2017年全国人口当中60周岁以及以上的人口有2.4亿,占到总人口数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的人口达到1.5亿,占总人口的11.4%,预计到了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其中的8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到3067万人,而到2025年60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3亿。我们国家会成为一种叫做超老年型的国家,而预计到2040年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进程将达到顶峰。也就是意味着,这个基数大。

维桐:所以到达这个超顶峰的时候,那时候我和孙飞也进入这个状态。2040年。

孙飞:没有,没有,我还有几年,我那个时候还是属于中青年序列。

维桐:中青年序列,这么自信很难得。王者归来吗。这个数字肯定是没毛病,但是有一点,大家不要误认为,60岁、65岁、70岁老人就和我们想象当中老年人是老态龙钟不一样。我家里有老人,今年74岁了,她去超市自己买东西都完全可以,上公交车都可以。而且我们经常看到,遛弯儿的时候,这个老年人啊,就是分为两种,一种是非常健硕,一问您多大岁数了?80了,还在那儿练什么霸王鞭呀,跳广场舞啊,什么健身操啊,这两天流行水兵舞,都在跳。还有一部分呢就是真的可能是因为病把自己拿住了。我们看到推着车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我们不能把老年人啊,一说到60岁就当老人对待,说是孙飞今年6岁了,站起来时,我得过去搀他,坐下时也得扶他。老人不愿意这样做。

主持人方华:老人们是这么想的。但是数字有的欺骗不了我们。我们继续来看方华身后大屏的一组数字啊,这个数字呢,是接着刚才的,刚才是一个总量,接下来咱们再说走失的老年人,它有什么特点。据说按照《中国老年人走失状况白皮书》分析,全国每年走失老人大约有50万人,平均每天大约有1370名老人走失,从年龄上看65岁以上的老人容易走失,比例达到80%以上,迷路、精神疾病和老年痴呆是老人走失的重要原因。那么今天呢,我们把这件事儿拿到节目当中和大家一起来探讨,也希望各位听众朋友在收听收看的过程当中的仔细的来认真思索一下,您身边发生过老人走失的情况吗?家里边儿有没有什么预防老人走失的一些措施?您觉得老人为什么频频走失?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作为全社会来讲,如何来更为关注这个话题?都希望大家能把您的留言发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上,咱们一起探讨,节目的微信公众号,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话题已经展开,两位生活当中有没有遇到这样一个情形。

孙飞:刚才我们提到了,为什么老年人会走失?这个走失的原因是有很多的,我有一个亲属他在家的时候,因为老年人他的活动规律,不会像成年人和年轻人一样,就是说他闲不住,对吧,或者是他坐在那儿,你会看得出来他是在想,想东西,他是在休息,他是在闭目养神。老年人在家的时候儿你看不出来,因为他大部分的状态都是这样。你不知道他是在思索,他啥也没想,很安静,你不知道他安静的状态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是如果他出来,走出来的话,有可能会走失。刚才我们提到走失的几种原因,像精神疾病或者出现老年痴呆,就是说我们提到的小脑萎缩。出来的时候,他有可能是一阵儿一阵儿的,在家里发现不了,你会觉得他挺正常的,但是出来,如果他这个时候,恰好有点儿犯糊涂了,就是我们平时说犯糊涂了,他也很有可能走失。我的亲属就是在家的时候你看不出来什么异常,在他走出了两次之后再出去家里必须有人跟着,否则就不让他出去。如果没人陪,就不让他出去。因为你不知道,在家看的时候是很好的,出去就容易发生走失的事情。

维桐:你说不让他出去不行啊,如果出去惯了的话,他必须要自己出去。我们家老人,我经常查看他在什么位置阿,在家里面干什么,吃没吃晚饭,早晨起来打电话,看看昨晚睡的怎么样,不要从床上掉下来,各种查看。比如说,前两天大雨,比如说前半个月酷热,冬天下雪,我们就说,别出去啊,别出门儿,要什么买回去。不行,不行,人家有习惯,我到点儿必须出去,我去超市买东西,我买不买我那是一活动,就像有人喜欢去跳广场舞一样,所以你不让他出去根本不行,你别看他有时在发呆,你别看他有时候在看电视剧,然后睡觉。我就后来发现,老人有时候睡觉,看电视,开着。孩子说,上床睡吧,给你盖上。别介,顺其自然,开着电视,睡可好。所以说老人和年轻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不能拿我们的这种状态去安排老年人,也不能去判断他,判断他可能老年痴呆,他可能会走丢,他可能会怎么样。不一定,真的不要随意判断。

孙飞:我们现在看到,就是有一种叫什么安全锁、安全绳,现在家长带着孩子,手上栓这的有弹性的,是不是以后我们在社会上会看到,有子女带着自己家的老人也会有栓这个的。

维桐:不会,绝对不会,我说跟你说,老年人出去,我们家老太太出去,前簇后拥,搀着的,扶着的,聊天儿的,不会那样的。

主持人方华:如果是独自出门儿呢?

维桐:说的问题就在这儿。独自出门根本管不了。你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不在。还有一个毛病,我不知道你们发现没。这个老年人啊,你给他带电话说是随时联系吧,他不接。有两个原因,他听不到,第二呢,听到,他觉得,我烦。早晨出去之前,刚打过电话,我这会儿在药店买点药,你又给我打电话,烦,不接。

孙飞:我是觉得可能十个、一百个或一千个走失的情况我们是可以归类,应该归类以后发现,个体都会有差异,就是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看到就是有一些老人走丢了、走失了可能很快会被找到,对吧,他可能会喜欢去一些人流比较大的地方,像刚才说的去超市。但是有一些老人可能就像方华刚才提到的,我的妈呀,从呼和浩特走到和林。

主持人方华:有一年,我们有一位听众朋友的家长,他是在海西路这边儿走失的,一直走到武川,就是在段家窑那个地方,被开小饭馆儿卖莜面的店老板给发现了,当时正在听我们的广播,赶紧和我们联系,然后我们赶紧报警,然后回民区这边儿出警把老人接回来了。

孙飞:你们没有发现,就是如果老人走失了被社会发现了,比如说警察,热心的市民发现,再找到家长的子女的这个成功率很高的,但是如果家里边儿的老人要是走失了,就是一方找另一方的时候,这个时候成功率有的时候就不太高,就是不太好找到。所以我觉得今天的节目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下这个,就是说老年人走失,因为刚才提供这组数据,2025年,3个亿,这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在7年之后,我们4个人里边儿,就会有一个年龄超过60岁的人,我们现在是仨,一会儿再进来一个,肯定年龄超过60岁了。已经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考虑一下这两种情况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是不是老年人走失的这个情况,就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缓解。

主持人方华:为了了解下大家心目相当中,老年人走失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的音视频采访团队进行了采访,接下来的时间咱们通过一段视频了解一下。

【音视频采访:你认为老人走失的原因是什么?】

主持人方华:刚才咱们通过这个短片儿呢,也了解了一下大家的想法。前面那位女士说呢还是关心不够,后面这位女士觉得呢,这个家庭负担确实重,顾得了小的就过不了老的了。所以这个其实也都是现实情况,那么两位咱们继续来分析,就是老人走失的原因,除了疾病啊,或者除了短时间之内有点儿发发迷糊呀,还有什么其他的一些元老原因?老人为什么不想在家里呆着呢?有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我爷爷说啊,就是说呢,上午别出去了,下雨呢,外面儿滑,答应的好好的,但是一会儿呢,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就想出去溜达一圈儿,去跟他的老伙伴儿聊聊天儿,然后去超市买根儿葱。

孙飞:我想问问你,你小时候父母告诉你不要干什么,你就不干了吗?我被锁在家,我出不去。你要知道,现在有很多老人也是被锁在家里的。人不人道也没办法。

维桐:而且违反法律法规吧?你哪儿能把老人锁家里呢?

孙飞:我是把他锁在家里,不是不是锁在一个什么柱子上,这有什么违反法律的?

维桐:你限制了人身自由,你限制了父母的人身自由啊。

孙飞:你可以不限制人身自由。但只要出去你陪着。

主持人方华:自由和安全,开始有争议了。

维桐:当然是要自由啊。你想,老人现在想下去转一圈儿,或者他不去超市,就像在小区里面看看下棋,这是人身自由啊。

孙飞:你能确定他出去之后就是在想看看下棋?

维桐:那是两回事儿。人身自由你限制了,不管你是子女你还是外人,如果你是外人,你违法了。

孙飞:维桐我觉得在这个法律方面有必要去看一下,限制人身自由和约束人生自由,这个概念是不一样的,我们把老人就是锁在自己家里和你把老人锁在这个扇子上,这个概念可是不一样的。

维桐:一样的,老年人他也有他的自由,我们有时候经常有这么一句话,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老人的想法,可能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他可能有些幼稚,有些想法可能过于简单,但是呢,他的那个想法也是必须尊重的。

孙飞:你觉得你现在的想法就不幼稚么?你是成年人,你有的时候你的想法就不简单么?所谓的幼稚和简单都是相对而言的,你看过相对论吧,我们都会到那一天,我们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你觉得你自己的想法简单、幼稚吗? 为什么?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维桐:如果你想有一天我老了,我在家里面,儿女把我锁在家里面,我不想啊,我就想出去,为什么我这儿一个橘子,我想去医院去看看孙飞,给他剥个橘子吃,方华会觉得幼稚,人家孙飞没有橘子吃吗?但是我觉得,老哥们儿了,去看一看吧,我坐公交车两站地我就去了,可以去,我完全能去,而且上公交车还有人给我让座,到了医院还有护士帮我找人,多好啊,我觉得我受到尊敬了。现在,孩子把我锁屋里了,怎么办,电话号码我也记不住了怎么办?所以说老年人的那种想法,老年人很在乎这个自由的。

主持人方华:那万一上公交车之后你下错站了怎么办呢?谁把你找回来啊?

维桐:你不能因为怕我丢了,或者怕我瞬时间的脑子像张大民他妈那样突然一下子找不着家了,你九就限制我自由,限制自由是绝对不对的,对于老年人的这种所有的想法,比如你可以说,我陪你去,比如说我去把孙飞大爷给你接过来,你们俩一块儿吃橘子,然后晚上我给你做炸酱面,这都是办法。你不能锁,而且锁还有个安全问题。万一有点什么事儿怎么办?进不去,出不来。

主持人方华:这听上去的话,不应该限制老人人身自由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也就是说呢,老人本身他有自己的权利,他有支配自己行为的这个意识,那么在他清醒的时候,我们确实不应该限制,但是有的时候,就像刚才孙飞提到的,就是有时候儿啊,那个犯迷糊仅仅就是一瞬间,万一正好是在他出去享受自由的过程当中,他犯了迷糊,你说这个后果谁承担呀?、

维桐: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刚才在下面孙飞跟我说了,还举了好多其他地方的一些例子,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啊,老人走丢,我们经常看到微信里面有这样的各种各样的信息,老人走丢啊,除了刚才说的这些事情、这些现象,就是有病、老年痴呆,还有一个现象可能大家觉得不重要或者说少见,就是老年人有时候突然有一个自己的想法。人活到一定年龄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想放飞自己。我记得去年中央电视台播了一条新闻,在铁路沿线,公安民警在巡查时发现一个老人在徒步,问他为什么徒步?他说已经徒步了8天了,他要徒步回老家。说你为什么不坐车?是没钱吗?孩子不送你吗?他说不是,他说我就想沿路走走,我带着很多的吃的东西,我能。他没有预计到危险,他认为他能,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所以老年人有时是这样的。

主持人方华:对,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还有一种不服老。

孙飞:你俩不要转移话题,刚才提到人身自由,我专门查了一下,我是后面有大招儿的。人身自由里面包括了很多内容。不是我们想象的仅仅是把他锁在屋里,这就叫限制人身自由了。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包括任何非法搜查拘禁逮捕剥夺限制的权利,但是它是有特定指向对象的。那么请问,你的孩子在七八岁的时候,你把他锁在家里是否限制了这个孩子的人身自由。

维桐:是。

主持人方华:但是作为一个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孙飞:你要知道,如果老人有一些精神性的疾病呢?

主持人方华:那需要鉴定。

孙飞:对呀。

维桐:如果比如说我,我就是老年痴呆了吧,我已经确诊了。我已经想不起来孙飞和方华到底怎么分了,这时候你把我放在家里面,这个我觉得还可以。但是如果我没有,我只是间歇性的精神病,而且还不一定,十几年发作一次,那你把我锁在家就不对。

主持人方华:往往这时候矛盾就出在这儿了,就是看上去其实挺好,但是万一临时突然发病的这种状况就不可避免。咱们在节目当中多次接到大家想播寻人启事,那些求助都是这种情况。咱们来看再看一组数字,就是民政部关于老人走失情况的分析。这个你看,走失的老人他有一个年龄段,都是集中在70到79岁之间,这一段儿的年龄比较多。还有一个呢,容易被找到的老人呢,是在80到89岁,也就是年龄越大反而越容易找到。

孙飞:这就是说明,年龄大走不远了,走得慢。70岁的时候可能从呼和浩特市区走到武川,但是有可能到了80岁的时候他只能走到段家窑,或者只能走到这个体育场。因为他们家和体育场就隔一条马路。

维桐:那还能叫走丢吗?

孙飞:有一个半径。对吧,你就是在这个半径之内。你要知道你到了那个岁数,你就像我们现在,你走上两公里,三公里就走不动了,你不要夸张一点五公里,那是不可能的。

维桐:随着时代的发展不一样,你要知道我们的上一辈他们的那个生活状态和那种身体条件,包括他接触的事物是不一样,也许我们到这个年龄,到我和孙飞老了的时候,那时候不一定啊,拿着手机导航,拿起手机订了一张去海南的机票,都有可能,就看一瘦干瘦黑一老头儿,拿着机票,就坐飞机走了。

孙飞:我是想着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推着维桐去这个世界看一看。世界那么大。

主持人方华:你俩到时候不知道谁推谁。咱们继续来看这个数字。刚才咱们说的是年龄,咱们再说特点,走失的老人当中绝大多数是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群体,那么另外一部分群体是非疾病走失的,这个占到了22%,主要是因为迷路走失的,还有85.7%的走失老人自身或者家属没有采取防范措施。就是走失的原因有两大类,疾病走失的占到78%,然后因为迷路走失,或者其他原因走失的,占到了22%。

维桐:我觉得呼和浩特市现在这个路况就很容易走失,我都容易走失。

孙飞:这叫迷路。

维桐:迷路的时间长了就叫走失。方华本来七点半就到家了,结果修路堵车。

主持人方华:你们打算谁推着我去趟武川啊。反正到了2045年,我不跟你们俩玩儿,我会有更加丰富的晚年生活的,比如说买个保健品什么的呀,去领五个鸡蛋啊。

孙飞:其实我倒是觉得刚才提到的老人走失,根据这组数据来看,有一种情况就是家人知道这个老人可能会走失,所以刚才我们提到了限制自由等等等等,这就是我知道,所以他会采取一些措施,还有一些是可能是发病的初期,对吧,或者是由于什么迷路等等原因,就是没有预见性。有预见性和没有预见性家里人的处理方式是不一样的,如果要分的话我觉得就是类主观性和类客观性。什么叫类主观性?就是他由于记忆或者自己意识的原因,所以会走失。还有一种是类客观性,那么就提到了,这个城市修路等,这两方面都有一定重合的地方,但是如果这样分析下来,我们知道的主观原因,就是说这个老人走失的原因是什么,他有可能首先是自己记忆力不是特别好,对吧,到了一定的年龄了,然后呢,这个周边的环境他不是特别熟悉,原来可能父母都是在农村里,然后换一个生活环境,他可能都不了解,所以这个时候就有可能会走失,所以这个时候你要知道家里边的人,你就需要做一些措施,包括刚才提到的,其实我一直觉得,这个自由也是相对的,你不能说门不锁,让他随便走,这就是自由,对不对,我不是锁上门我就一定限制他的自由了。

维桐:你都把门儿锁上了他还有什么自由?你采取的任何措施里你都不能限制老人的自由。

孙飞: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上过夜班,你上夜班儿的时候,你的媳妇儿和孩子在家你是不是不放心,你有没有从外边儿给他们反锁过门?

维桐:我绝对没有。

孙飞:你为什么不反锁门呢?

维桐:反锁门儿的事情,不要说对老年人和对成年人,我记得王芸在这儿说过一次,她被推出过家门儿,哭的哇哇的,我觉得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孩子,这都是一种伤害,安全性不在于锁门儿,如果锁了门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无论是老年人还是我的老婆孩子,我觉得更不安全,他们都是有完全自主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们是能判断,老年人晚上不会出去的。

主持人方华:这句话我需要反对一下,为什么呢?这个有没有民事行为能力啊,这个得经过鉴定。孩子呢,未成年人阶段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但是作为老人的话呢,有一部分是属于限制,有一部分是完全没有,还有一部分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这个到底有没有不是你来做决定,而是要有医学做鉴定。

维桐:有些老年人,如果说我老年痴呆了,完全老年痴呆了,你把我锁住可以。

主持人方华:我觉得区分几种情况。如果老人平时这个意识很清醒,咱们是不是可以征求一下老人的意见。

维桐:那是绝对不可能,老人怎么能同意呢?儿子,你把我锁这儿?

主持人方华:不是这么个征求意见,就是说,妈你最近要出去的话,你跟我打个招呼,是吧。

维桐:她绝对不和你打招呼。

主持人方华:不一定。

维桐:她不打。你想,她会说,儿子,我要去趟超市买点儿东西,去哪个哪个超市,是车站那个,不是广场那个,我去的超市就在哪个区域,她根本不打。为什么不打?她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有病,或者是有一些记忆力问题,她认为自己非常强大。经常有70岁、80岁的老人,他针对你的时候他还教育你呢,这衣服应该怎么穿,这单位的事儿应该怎么处理,他认为他是非常强大,父母在孩子面前永远他认为是强大,你不能把他当成是一个小孩子,也不能把他当成是一个有可能走失或者是间歇性可能会丧失记忆的人,他不会承认。我有个同事,老人丢了找回去,都不承认走丢了。人家说,干嘛,我看人下完棋我就回去了,明早八点钟就出来,十点钟还没回去,下棋的大爷都走了,你在那儿坐干啥?他等下一场。有可能,人家就这么认为的。

主持人方华:这个时间的关系啊,咱们下半场,咱们继续探讨一下,就是老人走失到底是什么原因,有没有什么好的预防措施。我们期待着大家在微信公众平台,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赶紧留言,咱们来一起探讨这个问题。听众朋友,在一段广告音乐之后,我们再会。

 

【广告及自宣】

主持人方华:说事还说理 ,咱们一起来说说事评评理,一起来关注社会生活当中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欢迎大家在一段广告音乐之后继续关注内蒙古广播电视台融媒体直播节目《说事还说理》大家好,我是方华。您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内蒙古经济生活广播来实时收看我们的节目。方法就是在微信公众号的左下角,您点击一下收看节目,就可以实时的收听收看到我们正在直播的节目,您在收听收看的过程当中如果还有一些感想和感受,也可以直接以文字留言的方式发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我们在稍后分享您的观点。今天在节目中为大家邀请到的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嘉宾主持维桐和内蒙古广播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孙飞来到直播间和我们一起来聊一聊有关于老年人走失的这个话题。节目上半时段咱们探讨了一下老年人走失的原因,其中提到疾病占到了78%的比例是相当高的,而这当中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群体就更高了,那么老年痴呆症其实我们这是一种俗称,它也有一个官方的一个学名叫做阿尔兹海默症,那么为了了解到患有这个疾病都有哪些症状,我们怎么样作为家属去预防,我们的编辑也是给我们准备了一张图片,咱们来和大家一起了解一下老年痴呆症的十大危险信号。大家可以仔细听一听,然后回忆一下家里面的老人是否存在这样一些情况。首先第一记忆力明显减退,就是往往最近的事儿记不住,但是过去的事记得特别清楚。这个太明显了。

孙飞:这个叫想记的记不住,想忘都忘不了。

主持人方华:看看你俩都。

维桐:我这个年龄有的时候也有。

主持人方华:有吗?

维桐:有的时候,你比如说突然你路上碰见一个人,人家跟你非常热情,你也跟人很热情打招呼了,但是前脚走后脚,你就会我怎么就想不起来这是谁。

孙飞:记忆力是否会和身体一样,随着年龄的变化他会有一个峰值。对不对,过了峰值之后,你比如说像男人有很多人就说男人35或者40或者45之后,其实你的身体就是从医学这个角度来讲,应该是到40岁你的身体就在走下坡路,也就是30到40中间他会有一个峰值,记忆力是否也会和这个有异曲同工之效,就是他也会有一个峰值,你比如说我们上学的时候,为什么上学的时候记忆力超好,对不对?维桐:我上学是记忆力也超不好,我记得孙飞,比如说他三遍就能背下来的古文,我怎么得背三天,我记忆力一直不好。

主持人方华:这个主要得看记什么,别人欠你多少钱这肯定记得。

维桐:也记不住。

主持人方华:你欠别人钱你估计就记不住了。

孙飞:不是,我觉得你应该去查一查,不是这个和记忆力没关系。

维桐:我就死记硬背的东西我都记不住,还有我这人不认人。我能记事,说我跟孙飞两个人踢球,踢过方华她们家玻璃,这事我能记住,但是孙飞比如说是隔了七八年,我们俩再见面,换身衣服。

主持人方华:那你看,我长得像谁?

维桐:我看

主持人方华:反正你也不认人。

维桐:方华我熟。

孙飞:我给你一个建议,就是说维桐可以一直和你搭档去做这个节目,等做到什么时候呢,就是做到突然间有一天节目结束的时候说,“我来这儿干嘛”,接下来千万不要再请他来做节目来了。

主持人方华:他立刻就说,“我刚才是不是和张曼玉做了一些期节目”。

孙飞:这个很危险,真的很危险。

维桐:看我今天怎么结束这期节目。

主持人方华:好,我们继续来看老年痴呆症的第二大危险信号,就是完成日常的家务变得很困难。比如说,过去烧一壶开水很简单的事,但是现在烧一锅开水估计得烧坏一口锅。

维桐:忘了关火。

主持人方华:忘了关火了,还有第三个情形就是语言障碍。

维桐:这个我有。我语言障碍。

主持人方华:你现在就有。

孙飞:主持人语言都有障碍,我的天哪。

维桐:那孙飞来了以后不光是语言有障碍,心理也有障碍。

孙飞:你现在记忆不好,这是属于生理方面的,对吧?生理上已经有障碍了,心理上也有障碍。

维桐:这有阴影。

孙飞:导致的语言上也有障碍。

维桐:你看方华现在已经有障碍了。

主持人方华: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身为这档节目的主持人。

孙飞:你是海默症的一个典型的一个代表。

维桐:对,点头,然后微笑。

孙飞:不自主的点头或摇头。

维桐:然后你看她这样面不红,无论有没有表情,对,然后她不盯着咱们两个人,她只是盯着一个键盘,然后在那。这个症状你要被锁在家里了。

主持人方华:好,欢迎大家继续收听收看夕阳红节目,我们继续来看老年痴呆症的十大危险信号的第四个,时间和地点,定向能力丧失。

孙飞:这个地点定向我觉得倒好理解,时间定向是什么?

主持人方华:就是不知道现在几点。

维桐:你要知道他在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你让他看了,一醒来本来吃晚饭,他起来收拾收拾东西,说早晨咱们去早市吧?这不是去早市,咱现在下午六点,哦,是下午六点。他尤其是黄昏和早晨分不清。

孙飞:逻辑性还是感知,这种感知。

维桐:感知。

主持人方华:时间概念。

孙飞:你要告诉了他,他也知道。

维桐:他比如几号几月。

孙飞:这个肯定你也不远。

主持人方华:包括是不几点了,是不是该吃饭了。

维桐:但你发现老年有一个特别强的一个功能就是什么?他记阴历记的特别准,然后阴历的节气也记得特别准。

主持人方华:几号入伏。

维桐:几号入伏,然后这个是阴历的应该是几号,是吧?这个他记得比咱们强,咱们再用心也记不住。

孙飞:因为你压根也不用心。

维桐:对,也是,孙飞那几个女朋友他都记得。

主持人方华:你反正你都那么多障碍了,你也记不住了。

维桐:这个障碍我也有。

孙飞:现在就有。包括定向这个好理解。

维桐:从家到单位。

孙飞:不是,它就分不清东南西北。

主持人方华:转向了。

孙飞:对。分不清东南西北

维桐:这方华一直分不清。

主持人方华:这你错了,你太不了解了。我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人。

孙飞: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

主持人方华:方向感很强,而且我是一个我去过一次的地方,我一定会有印象的人,一般出去旅游什么的,我就是那个罗盘。大家都跟着我走,这个你太不了解我了,看来我得带你出趟门。

孙飞:你是不是每次都去一样的地方。

维桐:她就单位和家,单位和家,其他地方没去过。

孙飞:被发现了。

主持人方华:好,我们继续来看老年痴呆症的十大危险信号的下面这个,就是判断力明显减退。这个是判断什么?判断好人坏人吗?

孙飞:不是,我觉得不一定是是非,这个判断会有很多种,比如说鸡蛋熟没熟。对不对?

主持人方华:对。

孙飞:判断是否安全,外边下着雨判断我是否出去会淋湿。

主持人方华:对,判断安全,判断下了雪之后,我到底应不应该出去。

孙飞:对,会不会滑倒,我觉得是这样。

方华:对。好,我们继续来看下面这个危险信号。好,我们请导播给我一个大一点的镜头看不见了,思考归纳能力极度下降。也就是说逻辑性是不是,逻辑性和条理性的问题,思考归纳能力极度下降。好,下面还有不合情理的放置东西。

孙飞:就是把这个扇子本来应该放在桌子上,他可能放在鱼缸里。这个都有可能,但是遇到里有点夸张了,就是说你因为我们都有习惯的,你像你这种理性很强的人,家里边肯定是有条不紊的。

主持人方华:是的是的。

孙飞:什么样的东西放在哪对吧?等有一天你发现说那个东西找不到了,因为你没有放到原来放的地方,这就是找不到。

主持人方华:好可怕,就突然有一天我把卫生纸放到了碗柜里,那个就完蛋了。

维桐:我原来有个姑姥,住我们家,到我们家就90多岁了,她特别奇怪,给她吃饺子,四个饺子放在一个碗里,她吃三个,她把那个饺子扣兜里,扣住碗,然后放在被窝里。

孙飞:这个解释是什么?

维桐:后来我就问他,我说你为什么要放在这儿?她说我剩了一个,是吧,放在柜子里面,我晚上热热吃,不能浪费,她认为那个被窝是柜子,她并不是说小气,我要藏起来,跟小孩不一样,后来还有好多特别反常的,她把她的所有新洗的内衣给她洗好了,我是放在另外一个床头地方,她伸手能拿到去,她把那些东西团巴团巴都放在在鞋里面。他的判断完全那样。

孙飞:这就是刚才我们所提到的,一个是不合情理,还有一个就是思考归纳能力的下降,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小品。有一个上年纪的一老头,然后他每次吃饺子都要在兜里放一个,就吃到最后。

维桐:哦,我知道那个。

主持人方华:公益广告

孙飞:对,放了一个饺子,然后大家都觉得这个老头是藏起来,其实我觉得也有老年痴呆的。

维桐:有,肯定有。

孙飞:对吧?已经有这么个表现了,但是他这样做最后是为了他儿子,留给儿子,所以看到最后,因为我是一个笑点比较高的人,但是,泪点比较低。就是很多东西都会打动我。

维桐:我以为你是特别爱吃饺子。

孙飞:没有没有没有。我看到那的时候,真的,我是觉得如果有一天等我们的父母老了或者等我们老了的时候,那么在我们记忆或者是也会是否出现这种海默症也好,或者说老年症其他症的前期,那么和这个心情,缠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觉得是最感人,也是让自己觉得最难受的时候。

维桐:那是,所以我觉得对于老年人的这个,你不用担心说,我们老了如何杜绝这些现象,不会。我们有时候可能会比这些看到表象的东西还要显现的更加的突出,现在可能这个老年痴呆症很多人都已经逃不过了,帕金森、老年痴呆症都逃不过了,可能是由于我们接触的东西不一样,可能我们表象不太一样。就是我们步入中年到老年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生活状态,所以说,老年人有前两天我看一篇报道就说不能脱离社会,就是看新闻听新闻。

主持人方华:但是阿尔茨海默症,这个医学方面的研究也表明了,其实得这个病跟这个实际上关系并不大,它是一种机体上的变化,和你受教育受教育程度的高低和你的这个学识文化其实关系都不是很大,它是一种机体的自然衰退,所以有的时候是无法抗拒的。我们继续来把这个沉重的话题来聊下去,老年痴呆症下面还有一些这个危险信号,大家一定要注意,还有就是情绪和行为的异常改变。比如说过去是很温和的一个人,可是现在很暴躁啊什么的,还有个性的显着改变以及主动性丧失,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本来挺爱看电视剧的,但是现在你给一个电视剧看的话呢就拴不住,他总是想出去,这就可能就要引起你的注意了。

孙飞:但是你也知道,就是有一些老人他可能平时总爱出去,就不一定说非得就是这个就就想出去,有一些是很爱出去,但是现在可能不爱出去了,嗯,对吧?因为我们提到的就是刚才提到的老年痴呆症的十大危险信号,这个和走失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不是完全包容在一起对不对?走失有很多因素,不仅仅是老年痴呆,但是如果家里面的人要是发现你身边的人家人出现了刚才我们提到的这十大信号,或者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话,那这个时候你就需要注意了,因为你要知道出现了这个这个十大危险信号,它意味着不仅仅是走失。

维桐:还有可能因为错误的判断和错误的一些行为。

孙飞:有些更危险的。

维桐:危险。比如说家里面使用的电器啊或者在外面过马路啊都有可能,所以说社会上对于老年人在我们社会当中,无论你在哪个环境当中看到老年人都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

主持人方华:我们今天呢之所以要把这个事拿出来和大家说一说,其实最主要的就是引起大家的一个关心关注,我们得想想办法怎么能够预防老人走失,那么为了解到大家的一些观点,我们的音视频采访团队也专门进行了街采,接下来呢咱们继续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音视频采访:如何预防老人走失?】

主持人方华:刚才两位接受采访的朋友都提到了有一些措施,比如给老人装一些卡片,戴一些这个定位的装置腕表,这些措施其实现在也都在使用着,也确实有一些效果,但是我们也特别想知道,当这些情形一旦发生在老年朋友身上的时候,作为当事人他又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是否愿意配合?咱们接下来继续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老年朋友对此的想法。

 

【音视频采访:老年人是否愿意采取防走失措施?】

主持人方华:看完这个短片之后好心酸。

孙飞:但是我是觉得这个短片有一个好处,就是说它可能两类再加上一个一这个中间的啊这个三类,基本上都已经有了。你像最后我们看这个大爷,这个大爷就觉得他很通情达理的,他觉得我年轻的时候很聪明,但是现在呢不行,糊涂了,为什么?不是说你现在不聪明了,说我们都会必经的这么一个过程,就到那个时候都一样,大家年轻的时候都很聪明,这个我是觉得作为子女一定要给他灌输这个观念,就是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很聪明,然后等到这个时候不光是您这个有时候想不起来了,就我们也有想不起来的时候,你要开导他,他就理解了,所以他很通情达理,他说有必要,但是你要知道就像我们看到这个大娘一样,对吧?大娘不服老,我现在就戴着这东西,有没有效果,不是不方便。

主持人方华:太不方便了。

孙飞:不是不方便,其实他的内心起来怎么就是他说是不方便不服老。

主持人方华:她说的是丢人。

孙飞:对,她戴这都丢人。

维桐:你知道他这个丢人,我们一般说丢人都丢给外人,但其实不是,老年人的那个面子,就你孩子你给了这么一个东西,一个手环也好这么一个地址也好,说放在钱包里放在兜里面,他觉得孩子面前就没面子,认为我老了,你们把我当成老太太了,把我当成老头了,我已经没有出去连完全自己的行为能力都不能自己的去主掌了,他认为非常丢人,所以说老年人这样不戴的是也可以理解。

主持人方华:那我们怎么样能够给老人做做思想工作,让老人通情达理的把这东西戴上。

孙飞:我告诉你刚才提到的这个数据,这个方华我要反驳你一下,不是说所有老人我们都一定要给他做工作让他戴上,你要知道因疾病走失的占78%,非疾病走势它才占22%,它现在没有这个疾病,它只是在这个里边占到了1/5。

主持人方华:这个迷路的怎么办呢?迷路的戴个牌。

孙飞:那么如果迷路了不是因为机体的原因,是自己确实是迷路了。

维桐:找不着路了。

孙飞:你可以找警察,你可以找身边的人,这些都可以做到呀对不对?那你不能说你凡是到了这个年龄了,你觉得我的父母60岁了,我赶紧做工作,就是即使人家记忆力比你都好,你非要来戴这个东西,好家伙真大嘴巴抽你。

维桐:对。

主持人方华:所以我们接下来探讨这个怎么样预防老年人走失的时候,咱们就是请两位多出出招,我们针对几种情况区别几种状况,咱们多做一些提示,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来预防家里的老人走失?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一些戴这个信息卡,然后,戴定位手表,那还有什么呢?还有什么我们可以用到。

维桐:我觉得就是刚才说的这些啊都是这几年尝试的也是比较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咱们探讨的过程当中就说到老人这个面子就服不服老,这种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做一些东西,就是别让老人知道,这个东西是为了给你定位,这个东西是方便找你。

孙飞:你说是高科技,然后胳膊里啪不是打进去一个定位器。

维桐:你比如说送一块手表,你比如他的手机,打开它的定位装置,这样就可以找到她,这样的东西,既保护了老人的面子,同时呢又减轻了子女对他的这份担心,也减轻了社会的一些。

孙飞:我觉得你是告诉了你说这事只是一个点。因为如果要防止这个事儿,或者我觉得这个叫全社会来关注这个事儿,那么有两点是我们要注意的,第一点是什么?家庭责任,还有一个社会的责任,就是一定要结合起来的,你给他带任何的装置,你给他带一手机,手机里边有定位,对吧?走丢了。回来之后说,为什么找不着?你说我今天就忘了一件事,其他事都记得,手机忘拿了。

维桐:手机忘拿了。

孙飞:说这个很正常,你想他能把自己给丢了,这个手机也很有可能,但是你得区分不同的人,你比如说特别爱财的,有老人特别爱财。你把这个手机放这儿,我跟你说,真的他自己丢了手机也丟不了,对吧?这是一种情况,家里边人我觉得区分老人不同的情况,这就是提到的家庭责任,子女多陪老人聊天,对吧?多陪老人出去逛一逛,然后呢你采取各种方法,根据他的特点啊,你比方说你别戴着那个牌子,谁也不喜欢戴,你也别粘上,你比如说衣服里边缝一个,对吧,缝一个小的二维码可以打电话也好,这都可以,他不知道,对不对,那么如果我们有很多东西达到一定约定俗成的时候,全社会大家都知道。我举个很不恰当的例子,原来谁家如果是说贷款买的房,没钱,真丢人,现在如果谁全款买房的话,傻子有点钱干嘛不去。

维桐:唉 。这说话可不对。方华前两期刚说的他是全款买的房,贷款买的手机了。

孙飞:嗯?不不不。这个这个是个人消费的一个情况。

维桐:方华你说这事儿。

主持人方华:没事儿,一会儿你就把我推到武川去了。

孙飞:所以我觉得就是说举一个不是特别恰当的,那么如果什么是我们达到一个约定俗成的时候,你比如说第一就是刚才我和维桐在探讨,这个老人走丢了,你可以去找警察,我们学友哥的演唱会每场演唱会都能揪出一个犯罪嫌疑人。面部识别吗?那么我们现在这个警务通啊什么这个都已经很方便了对不对?面部识别,你比如说哪个老人丢了,然后维桐问我说,那你怎么知道哪个老人丢了?我说也是,咱们也不能见身边老人就过去就说大爷你走丢了吗?

维桐:大姐打过去大嘴巴,我刚吃完烧卖回来。

孙飞:所以这个时候有一定的表这个表现方式,你比如说晚上11点如果还在公园里溜达,这个你就要上去去问一下。

维桐:这两天11点也不能问。还热。

孙飞:其实我跟你说,这就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社会义务的问题,就是我们有一个是约定俗成的,还有一个就是一个成熟的机制。因为你要知道到了2025年就这四个人里边会有一个60岁以上,2040年我们会达到极值,那么这个时候是不是我们就应该考虑去做这个事情。

维桐:孙飞说的这个有道理!只能说有一部分道理,唉,有一部分道理。这是社会的一种进步,但是家庭责任也很重要,就是子女要和老年人达成一种共识,就是如何的在一起生活或者不在一起生活,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来面对这些事情,这个事情可以和老人谈。

孙飞:我告诉你。

维桐:不能不谈。

孙飞:到了一定的程度,有一部分老人你跟他谈是没用的。

维桐:你跟他举例子,你说啊,那个隔壁的孙飞大爷前两天就走失了是怎么怎么回事,你别看他那么精明,借咱家一头蒜到现在不还,但那个人他走失了,为什么,我跟你讲,你把这些事情都跟他说一说,像聊天一样的说。

孙飞:我告诉你,我跟你说。

维桐:能理解。

孙飞:真的出现了这个海默症的时候,你跟他说这些东西他理解不了。真的他理解不了。

孙飞:但是大部分老人啊他是间歇性的啊。

维桐:你要让他知道了解,也就是说他也替子女想一想,就说我现在出去是不是应该跟他打个招呼。

主持人方华:也就是说能沟通的时候尽量跟沟通,这个实在是。

孙飞:对就是能沟通的时候你沟通你沟通不了,你还跟她讲有用吗?

维桐:也许有时候沟通不了。

主持人方华:如果实在是沟通不了,我觉得这时候啊社会责任就得参与进来。比如说呢我也看到一个新闻,比如说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市民服务中心,正在做一个社区托老机构,也就是说大人都上班去了,这成年人孩子们都上班去了,老人没地去又想出去溜达溜达怎么办呢?咱们就像幼儿园似的给大家准备一个聊天的场所,老人来了之后进行一个简单的登记,喝喝茶看看报,老伴们一起,老伙伴们。

维桐:你说赛罕区,是吧,我还听到新城区有一个,就是社区的一个老年人食堂,这些都是解决这个问题,他不用出去乱跑,然后呢你想吃什么还可以有人给你免费送上去,这都不错。

主持人方华:也就是说当我们的家庭责任实在没有办法处理这个事的时候,我们社会责任社会机构一定要跟上跟进这个事情,所以这时候呢咱们先来看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吧,有一位听众朋友有感想,“奔梦”留言说,老年人走失的原因往往是因为患病导致的,现如今有很多老人的年龄都患有大家熟知的三高,这其中用药是相当关键的!有一种治疗三高的药,因为成本比较便宜,大部分人都会用,但是长期以来就会导致瞬间失忆,这也是医生特别嘱咐的,所以呢老年人患病用药必须要经过医生严格把关,建议呢家里边有这样的老人一定要加强关爱,保证他们能够度过一个安全幸福的晚年生活!这位朋友应该也是有这方面的这个知识,给我们多做了一些建议。那听众朋友,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节目也即将进入尾声了,在节目最后我们请两位来总结一下今天的节目,针对老年人走失,我们用一句话来为老年人,为我们正在经历和面对这个问题的家庭我们做一些提示。

孙飞:我先来。我突然间想起一句歌词,就是只要世界充满爱,就会变成美好的人间对吧!就是只要我们都来关心这个问题,多来关注这个问题,无论是社会还是家庭的,那么这种现象也许还会有,但是会越来越少,我们也期待着老年人的晚年生活会越来越好。

维桐:我的观点正好跟你相反,随着时代的进步,可能关爱是有的,但是走失的像你我这样以后这种患病的老年人、老年痴呆的可能还会有,但是如何建立这种机制很重要,就是一旦老人丢失了!通过微信、通过各种渠道,我们找到老人,及时的发现老人,即使找不到也能给他提供一个安全的一个环境,这最重要。

孙飞:就算你对了吧。

主持人方华:好,其实维桐这个观点也非常有道理,我们事前要防范,事后我们要有寻找的机制,只有在事前事中事后我们把问题都考虑到了,都做完全了,我们才能够尽最大可能保证我们身边的老人度过一个安全幸福的晚年,感谢听众朋友关注我们今天的节目!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