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之声联合全国经济广播特别制作《我的东北我的家》第九篇《二龙山, 我回来了》

283
阅读数

(以下为必播内容,含片花、导语、录音、微信互动、预告)
《我的东北我的家》长片花(男声版) 1分27秒 播出库-片花】   导语:
中央台经济之声联合全国经济广播特别制作《我的东北我的家》,今天播出第九篇:《二龙山,我回来了》。采写:经济之声记者高莉、哈尔滨台记者泽然,新媒体编辑:唐婧,制作:李晓东。

【161222我的东北我的家:二龙山, 我回来了 8分45秒 天下财经库】
【开头:(配乐)这首《兵团战士之歌》……】
【结尾:……他们还会回来的。(歌曲减止)。】

【《我的东北我的家》短片花(女声版) 20秒 播出库-片花 】

各位听众,刚才您听到的是中央台经济之声联合全国经济广播特别制作《我的东北我的家》第九篇:《二龙山, 我回来了》。这期节目昨晚已经在经济之声微信公众号中提前和大家见了面,微信网友广泛关注,留言:

微信互动素材:(新媒体组已初筛后在经济之声微信大群提供链接并及时更新,请《天下财经》、《交易实况》、《天下公司》值班班编辑根据节目时间选用)

明天,我们将播出《我的东北我的家》第十篇《就想为家乡做点事》。为方便大家互动,精彩内容今晚就会在经济之声微信公众号中华丽登场,不想错过的话,记得关注起来。同时,我们更欢迎您用语音与我们互动,也许明天,您就能在节目里听到自己的声音,还有神秘惊喜在等你。

附全文•以下不贴
二龙山, 我回来了
【音响:合唱兵团战士之歌】
【配音】:这首《兵团战士之歌》是段胜武、辛建国一帮北京老知青聚会时最喜欢唱的。四十多年前,他们像许多知识青年一样响应号召,从北京坐火车来到黑龙江二龙山农场,成为兵团战士。时光荏苒,当年的翩翩少年,如今都已年过花甲。2016年11月18号,段胜武和老伴周慧茹、老知青辛建国一起坐上了开往二龙山农场的4031次绿皮火车。
【火车上音响:】
售货员:大哥收脚。啤酒饮料矿泉水,哈尔滨红肠、苏菲肠……
辛建国:这是我珍藏了47年的一个东西,1969年8月20号,我们坐火车从通州南站,那时候叫通县南站,出发时候的火车票。火车还没开,就哭声一片。
周慧茹:这种绿皮车以前夏天都没有空调的,上面挂着一个很原始那种电扇,带一个铁架子哗啦哗啦在吹,现在基本上已经有暖气,但是这个车可能还是烧煤的。
【配音】:周慧茹是二龙山当地人,当年与北京知青段胜武相识相爱结婚,后来离开家乡到北京定居。知青们刚到二龙山时的情景,她记忆犹新。
周慧茹:还是在我上学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来了这么多人,他们住在临时搭建起的房子帐篷什么的,我们趴窗户去看,里面有哭的有什么,他们干嘛哭啊。后来我们回去以后听我父母说,这些人从北京、从天津来到这个小地方,一是不习惯,还有一个孩子那么小,都是应该上学的年龄。我妈妈给他们做了好多玉米叶鞋垫,就用软的玉米叶把硬头剪掉,缝成一个像鞋垫似的,垫在鞋下面上面垫一个毡垫,告诉他们买鞋买大一点,不要买那么紧,紧脚在里面会冻坏的。
【配音】:九个小时,走走停停,下午四点,这趟绿皮火车终于到达二龙山农场。始建于1949年的二龙山农场,与共和国同龄。这个地处小兴安岭南麓的农场,相比以前已经有了巨大变化。一直留在二龙山的知青刘玉芝来接站,因为皮肤黑,老知青都管她叫黑子。提起往事,她有些激动。
【刘玉枝音响:】
黑子:实话实说我们刚下乡那会可惨,被子和褥子冻在墙上。做梦没有想到二龙山能发展成这样,你看二龙山街道多漂亮。
周慧茹:黑子姐是知青宣传队的,能歌善舞的。
黑子:可拉倒吧,这都老了,啥也干不了了,走吧咱下车吧。
周慧茹:这些老人都拿知青当孩子一样,对知青特别特别关照,过年了知青不回家的,都往自己家里找,到家里来吃饺子,没有别的东西可吃,来一个人炒一盘鸡蛋,炸一盘花生米,那都是真是高等待遇了。
【配音】:当年知青经常去老乡家蹭饭,现在回到二龙山,得知消息的农场老职工李金华又早早在家备了一大桌饭菜。
【李金华家音响】
周慧茹:做这么多菜啊,少做点就行。
李金华:听到你回来就高兴,自己烧的酒,喝点吧。
周慧茹:今天看见你高兴,我肯定得喝点。这个多少度?
李金华:60度……我们是丘陵地带,就是靠年头吃饭,想一些办法,留住人才,没有人才,没有科技,咱们发展不了,是不是那个道理?
【配音】:喝着高度烧酒,一屋子人聊得火热,吃完出来已是深夜,但没人觉得冷。第二天一大早,段胜武一行又去了当年下乡的连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一营三连,现在的二龙山农场一分场三队。
【去老职工家路上音响:】
记者:我看您眉毛上都上霜了?房子变了吗?
段胜武:房子里头变成住宅了,原来都是一个大通铺,进去一个门,两边都是上下铺,下面是火坑,上面是木板上下铺,这个房子也是我们过去的女生宿舍。这个房子是原来的俱乐部,横的房子是我们的食堂。
周慧茹:基本上这边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人少了。
【配音】:段胜武每次和老伴周慧茹回二龙山探亲,都要去看看当年对知青非常照顾的老职工王寿。老爷子已经八十六岁,瘫痪多年,女儿一直在身边照顾。这次回来老人意识还算清醒,但基本说不出话了。
【王寿家录音】:
王寿女儿:爸,认不认是谁?
段胜武:段胜武,记得吗?看看您,北京的知青问您好。
王寿女儿:他是北京青年,给你钱,给你钱买点吃的,看见了吗?你不老念叨吗?老念叨,他不糊涂,86了。
周慧茹:掉眼泪了……
【配音】:陪着老爷子说了好一会儿话,段胜武夫妇才告辞出来。段胜武一路看着一路回忆着一路念叨着自己的期待。他希望善良的老乡能有更好的生活,希望二龙山能有更好的基础设施,希望这片黑土地能一直保留自己独特的魅力。
段胜武:我回来次数比较多,前几次感觉这边的环境有些破坏,包括过度开发对过去一些湿地和山林破坏。因为现在禁止捕猎,在路上也看到野兔野鸡了,山林里也能采到一些榛子,这比看到新房子让我都高兴。因为新房子哪儿都有,但是东北的自然环境是得天独厚、独一无二的。
【配音】:回到二龙山,见到很多老朋友,段胜武、辛建国心里很高兴,但也感叹,年轻人太少了。其实在1994年,也就是返城25年后,辛建国就曾经组织过一次主题为《寻觅父母足迹》的活动,带着30位北京知青以及他们的子女共60人来到二龙山,他希望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来了解这片土地,希望后代能延续和二龙山的这段感情。
辛建国:二龙山是我们老知青这一生挂念的地方,我真心希望还像当年喊出的口号一样,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希望一些高素质的年轻人参与到建设我们北大荒第二故乡中来。
音响:火车鸣笛声
【配音】:段胜武、辛建国说,他们还会回来的。
结尾:老知青歌曲《雪花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