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市井记忆-青岛母茶园的前世今生》

475
阅读数

《舌尖上的市井记忆-青岛母茶园的前世今生》文稿+专题节目+青岛经济广播
舌尖上的市井记忆—青岛母茶园的前世今生

【片头+音乐】
【开篇词】
各位听众,本集《舌尖上的市井记忆》节目,将为大家介绍青岛母茶园的前世今生。
【倒茶时水声】【街坊热闹声】【音乐起】
在年底之前的一段漫长岁月里,只要是天气晴好的上午,青岛四方路上来往的人们总会看到一位表情悠闲的老者,在路边坐着小马扎,泡着一壶茶,优哉游哉地品尝着。
【录音:王文普01】
喝也喝不出个名堂来,它没有名堂,好不好不懂得,光知道下得多了,味浓。咱不懂得,好像有这么个礼节似的,来喝点茶吧。
这位喜欢喝茶的老先生,名叫王文普。他每天喝的茶叶品种,是青岛妇孺皆知的本地特产青岛茶。
【录音:王文普02】
夏天原来这个地方都是供应,知道吧,一个票二两,每一户都有。买上一两来家喝上,它那个发苦,实际也败火,土话说。捏上一点这就够了,茶叶它喝不出来,抓上一把,有时候还没有味道。
每当王文普沐浴着上午的阳光、品尝着青岛茶特有的微微发苦却回味悠长的滋味时,在他东南方向5公里外的青岛太平山和榉林山旁,另一位年过八旬的青岛市民郭崇荣老先生,也正在享受着山林特有的清新空气和盎然绿意。
【录音:郭崇荣03】
记者:郭老师现在还是每天都去榉林山公园锻炼?
郭崇荣:一般和老伴都是每天去上榉林公园转一转,活动活动,只要天好,一般都去。一般早上起来八点半就出发,到十点多就回来了。只要好天,有太阳的话,都出去活动。
对郭崇荣而言,太平山和榉林山不仅仅意味着优美的风景、清新的空气,更包含着一缕淡淡的乡愁。因为,太平山下的中山公园,曾是郭崇荣的祖先世世代代居住生活的古老村落——会前村。
【录音:郭崇荣04】
会前村就是现在的中山公园,我的老家就说这个会前村,你忘了那个从街门进去以后,右手这个地方,那个樱花路,那个地方不有一个会前村遗址嘛,那就是我们郭家的园子了。这个地方还有房子,还有一个水井。房子是有地基的,再一个那些是有一棵枣树和一棵中国那个槐树,这就是当时我祖父住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
公元1457年,一支来自云南的家族在明王朝的征调之下,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即墨县仁化乡的南郊海边一处名为“会山”的山脉下定居。会山,便是今天青岛太平山的古时名称。群山之南、大海之北的地理位置,以及光照充足、气候宜人的优越自然条件,让太平山前成为了这些遥远移民安家度日的地方。
【录音:郭崇荣24】
背面靠山,是不是,前面是海,从宜居程度来讲,过去安村落地也是要看宜居程度来讲。那么背面是个山,前面是海,后面山一挡,风了什么各方面的。我知道浮山所当时和湛山村同样都在一条路上,湛山村的大葱要比浮山所大葱早上市一个星期左右。为什么?湛山后面就是现在这个太平山,这不叫湛山嘛,湛山这个地方一挡,它的温度就高一些。浮山所那里就是没有这个到时候一挡,所以它那个温度就相差5度左右,就是价钱要高一些,是不是?
记者:所以说咱这个会前村当年是?
郭崇荣:会前村当时可能也是看好这个地方,周围这不就是山嘛,是不是?
在太平山下安居的古代先民不曾想到,因具有优越的光照和水土条件,自己所居住的村庄将在整整500年之后的20世纪50年代,成为中国北方地区独一无二的茶业试种园。再后来,被青岛四方路居民王文普所深深喜爱、也被众多国人所熟知的青岛茶,就在这太平山下,抽出了第一片细嫩的叶芽。

【穿插】
青岛母茶园的故事,要从公元1957年的夏季说起。
【音乐】
1957年7月12号,即将主持召开中共中央青岛会议的毛泽东主席抵达青岛,开始了他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青岛之行。
在随后于青岛召开的全国城市规划会议上,毛泽东主席作出指示:将南方经济作物向北方——尤其是山东省进行引种,并决定在青岛进行试点。茶叶,作为中国南方地区的主要经济作物和享誉世界的中国特产,自然也在引种试点之列。随后,大批优良茶种,从杭州、合肥等南方地区源源不断地运入青岛。【列车音效】
那一年,刚刚进入青岛园林部门工作、还不满20岁的毛头小伙董秀林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参与到这件在中国茶叶栽种历史上开创时代的工作。
【录音:董秀林】
1957年全国城市规划会议,其中就是安徽合肥园林处的处长,姓朱,朱处长,他跟我父亲交谈的时候,其中就谈到了茶叶。
今天,已经年过古稀的董秀林依然记得自己当年的懵懂与惶惑——在海雾迷蒙、海风凛冽的青岛,真能将这些娇嫩鲜美、惯于被江南温润的季候所滋润的茶叶种活吗?
【录音:董秀林】
拿来以后,到了冬天就不能栽了,就得稼植了,咱说就背风向阳的地方刨好的沟,把那个苗子就摆上,使土,下面那个根部用土培着,后面打着防风的,背面打着防风帐,第二年春天再栽。稼植了一冬,第二年栽了以后,成活率非常低。
董秀林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公元1957年的寒冷冬季,在零下19℃的土壤温度中,从黄山千里迢迢运到青岛太平山的2年生茶苗5000株,全部枯死,无一成活。“南茶北引”工程一时陷入困境。好在大家并没有因为这小小的困难就此放弃南茶北引的工作。树苗栽不活,咱就从播种开始进行尝试。在兄弟城市的帮助下,一批茶树种子又从千里之外的黄山运到了青岛。而种子的播撒地点依然选在了太平山下的中山公园。
【录音:董秀林】
成活率很低,这时候就给你种子,咱就在中山公园花木苗圃,现在就是万国公墓百花苑,再就是现在园林局那个位置,那就是苗圃地,就又在那里播种的。当时园林有一个老工程技术人员,旧社会过来的,这个老人早就不在了,叫樊文顷。两个木字那个樊,文化的文,公顷的顷,樊文顷。他那个年代就是九级技术员,在技术员当中就是最高的一个档,他们花木苗圃的一些老工人,就是具体搞这个茶叶播种。经过播种以后,一看,成活率还挺好,可能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
董秀林他们在老园林师傅的带领下用了两年的时间,经过一番波折,采用我国传统农业中“牛粪堆培植株”等办法,终于把这些习惯了南方温润气候的茶树种子在青岛太平山下的苗圃地里播种成功了。小茶苗成活了,董秀林和他的同伴们又面临了另一个问题:分栽!应该把这些小茶苗栽在哪里呢?
【录音:董秀林】
在苗圃地一养,养两年,到第三年上,然后就分栽了。那时候栽在哪里?就是现在的中山公园,园林局对面,老月季园。在那个地方当时还有一个主要思想,就是城市园林绿化与生产相结合,不能光为了好看而好看,也得从生产这个角度上考虑。用茶叶栽成省力,茶叶冬天是常绿的,只要是温度合适,它最多上面干一层。既然是绿化与生产相结合,那干脆就成立茶叶组,专门种茶。
公元1963年,青岛市的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一个茶叶组成立了。年轻的董秀林和众多老园林师傅们成为了茶叶组的正式成员。茶叶组的小伙伴们当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荒种茶。
【录音:董秀林】
这个茶园就归绿化站管,那时候园林到了冬天没事,底肥啦、开荒啦,绿化站那是刘站长,叫刘书友(音),也是老园林。从解放初期就干园林,他这不就组织人在山上,就是现在佛涛路太平山那个地方,就把原来的土地重新翻。在这个基础上,1963年就把中山公园花木苗圃地里的,席子里的苗子,就移到了这里。就是哪里?现在就那个大坝,大坝下面,可能不是四行就是五行,那就是1963年的。
从1957年开始南茶北引项目,5年之后,也就是公元1964年,江南的茶树已经无需在人们的精心保管之下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北方海滨生根发芽。因为这一年,人们从种植在太平山下的母茶树上采下了第一批树种。
【录音:董秀林】
至于怎么样让它在咱这里传宗接代就是了,让它生长多少代,然后慢慢地生长习性适合于咱这里了,这才能算成功了。1964年采了第一批种子,就在老茶园那个沟下面,单独有块地。因为那个地方感觉背风向阳,播的种,那是1964年。1965年,引种这个阶段,基本上就这么解决了,可以种茶了,这是第一阶段。

【片花穿插+音乐】
公元1965年,太平山下的青岛母茶园中,青岛园林茶叶组的师傅们成功完成了南茶北引项目引种的第一阶段。而且在引种第一阶段进行时,茶叶组伙房里的一位老师傅竟然还用炒菜锅炒出了一批绿茶,这可是母茶园的第一批绿茶,也可以说是咱青岛的第一批绿茶。
【录音:董秀林】
正好咱们伙房里有一个老师傅,姓谭,宗是宗教的宗,昌是昌盛的昌,谭宗昌。旧社会他那时候在南方接触茶叶。他一看有茶叶,他就采,采了以后就用咱伙房做饭的锅,就那么炒。炒以后,一尝吧,那时候咱青岛没有喝绿茶的,一尝这茶叶还挺好。叫烟糖站,青岛烟糖站,现在没有了。商业局青岛烟酒糖茶批发站,里面一个茶叶科。它那个烟糖站,它是二级站,管半个山东。它经营茶叶,从南方调拨茶叶,它那个评茶标准,所以当时可能评了一个二级,评二级那就很高了!
可是喜悦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茶叶组的伙伴们要开始攻克下一个难关,茶叶的栽培和驯化:
【录音:董秀林】
第二步就是栽培驯化了,因为它总(归)是南方的东西,怎么让它在咱北方能够生长?从咱青岛这个地理环境,这个气候条件,但是空气湿度不行。青岛年平均降雨量可能750多毫升,经纬度是东经126度,纬度是36度。土质,酸碱度略微有点偏高,4.5—6.5,那么植物标志物是什么呢?只要能长松树的地方,茶树基本上就能长。为什么?它酸性的嘛。
随着栽培驯化阶段工作的开展,茶树的越冬干旱问题,不但难坏了董秀林,也难坏了自己那些经验丰富的前辈和师傅们:
【录音:董秀林】
越冬仍然是个问题。越冬,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似的,现在这个冬天都不大冷。那个年代,哎呀,是特别冷!青岛又干旱,最后没办法,说冬天灌越冬水。灌越冬水,自来水不让用,职工就挑。小水库,湛山寺那个小水库,抽水机根本打不过去。那时候确实出力。
就这样,董秀林和他的伙伴们绞尽脑汁,肩挑手提,用浇灌“越冬水”的方法,成功的解决了茶树越冬干旱的问题!也就是在众多老园林工作者的辛劳付出中,在江南的秀水青山中生长繁育了几千年的高级茶树,终于在青山碧海环抱之中的青岛太平山上扎根成活。董秀林眼前一颗颗饱满鲜嫩的茶叶嫩芽,改写了中国茶叶种植史上的纬度记录。
【录音:董秀林】
这是作为咱们引种茶叶的第二阶段,可以说基本上算是成功。
【欢快音乐】
董秀林与他的同事们依靠太平山奇迹般地繁育出的茶叶,成为了全国“北种南茶”的鼻祖。在此期间,董秀林和他的小伙伴在各级领导的关心下,带着问题走出去,前往杭州的余杭茶厂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学习,这趟学习之旅,很艰苦,但是也让董秀林和他的小伙伴成了真正的茶叶种植专家。
【录音:董秀林】
余杭茶厂成立一个茶叶学校对外招生,所以就安排俺,上午在茶校里上课,学理论;下午上实验组去劳动。人家专门安排了一个老师傅,就负责教我们两个人制茶,手工制茶。这个学好了以后,到车间里又学机械制茶。它那个机械,那个车间一趟趟的,规模是真大。光采茶工就三千人,白黑的干,所以那时候真是一个忙,再一个也学东西了。哎呀,气温又高,也艰苦,是也有意思。
青岛母茶园茶树的试种成功,不但让岛城有了茶香,更让江南鲜茶在广袤的万里北国遍地生根,为中国北方茶叶栽培打下了基础。见证了这一历史过程的董秀林,如今已是年过古稀。他告诉我们,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青岛成为了周边地区乃至整个山东省的种茶标杆,一时间很多兄弟单位纷纷前来学习考察,日照、胶南,以及河北、陕西等地也开始尝试种植栽培茶树。
【录音:董秀林】
1965年、1966年,胶南它就在哪里?首先在铁山,有个铁山公社。再就是海青,并且海青上得很快,很快。1967年可能是联合起来成立茶厂。
就这样,来自江南的茶树终于和北国的山海水乳交融,从此在崂山之畔、大海之滨世代相传地定居下来!
【录音:董秀林】
这就说咱们引种基本算结束了,就怎么样发展了。
北方的春天,乍暖还寒,春雨稀薄;而此时的江南,早已是春暖花开、春雨蒙蒙。因而,一江南北,茶叶的外观、味道,各自不同。也正是因此,自江南远来种下的青岛茶既具备江南茶叶的细腻温婉,也具有北方山海所养育出的芳香甘冽。黄岛区茶叶技术指导站张继周站长:
【录音:张继周】
青岛植物园的这个茶叶园是我们青岛茶叶的一个原址。再一个,作为我们青岛茶是北方茶区,是中国最高纬度吧,算是纬度茶区之一。所以它的茶叶品质上,和南茶也有一些根本的区别。作为青岛绿茶,它有一个很明显的优势,就是非常鲜美。然后从汤色上来说,跟南茶比起来,我们的汤色往往就是黄绿,对吧?那么从我们审评茶叶另外一个因子来说,从滋味上来说,表现出一个浓,滋味要浓,浓厚、醇厚。顾名思义,我们这个茶汤里面内含的成分要多一些。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青岛茶区,我们茶树生长期长,昼夜温差很大。所以这就促成了我们青岛茶,就是它内含成分非常丰富。尤其表现在含氮化合物的合成比较多,所以氨基酸这种就含量相对高一些,所以滋味就浓厚一点。那么青岛茶的外形上,实际上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茶,我们的茶就是比较硕壮,壮美一点,叶片要厚。这个我们泡完茶以后,看叶底也能看出来,比较肥壮,芽头比较壮,叶片比较厚。这是我们在品质上,我们有这几个优势。

【片花穿插】+【音乐】
1978年,南茶北引项目被国家授予国家科技大会奖。在我国的众多菜肴中,江淮菜和鲁菜遥相呼应,如今这独具特色的“鲁茶”,也大有和江浙茶一拼高下的气势了。董秀林:
【录音:董秀林】
咱青岛搞这个南茶北移,更大的影响在哪里?一个是作为新茶出来说又增加了我们山东茶区,在大学的茶叶教科书上,又增加了一个新的茶区。再一个,1978年全国第一次科学大会,青岛园林受奖受了两项,一个是茶叶南茶北移,全国科学大会这是授奖项目。二一个就是雪松人工授粉。
当代作家王小波曾经说过:“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或许就饮品而言,茶是最具诗意的。青岛茶中的诗意,在遥远江南带雨含烟的小桥流水旁,在江南到北国千里迢迢的坎坷路程中,在山风海韵千年万年滋润的土壤里,更在每一个如董秀林一般辛勤的茶工粗糙而温暖的指尖上。
【录音:董秀林】
上午八点上班,十点钟以前干得很有劲,中间里休息一刻钟。等干到十一点,就感觉没有劲了。可是体力活,很好。
非常好、非常高兴!别看累,晚上采茶,今天的茶必须干完,对这个工作确实是很热爱。
本期节目中向我们讲述故事的董秀林和王文普二位老先生,应该都是青岛茶的知音。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人何事,在世事纷繁的变迁中,总是可以择一处清净之地,品一盏清香的茶。从当代都市生活的喧嚣浮华中抽身远走,透过茶香四溢的袅袅白雾,静观时光纷转流曳,感悟人生,宁静致远,回味无穷。
【压混—董秀林】
南茶北移这个工作,作为园林来说,在那个年代就是天时地利都掌握了。为什么?因为园林并不是说光把你的公园、城市绿化搞好就行了,也负担着植物品种的交流。南方的植物品种引到北方来,北方的引到南方去,所以在那个年代是做得特别活跃。
绿化与生产相结合,那干脆就成立茶叶组,专门种茶。
青岛又干旱,最后没办法,职工就挑,那时候确实是,确实出力。这就说咱们引种基本算结束了,就怎么样发展。
哎呀,非常好,非常高兴。
对这个工作确实是很热爱。
感谢您收听本期的《舌尖上的市井记忆》。青岛母茶园的前世今生,我们就为您分享到这里。本期节目,采制海兰、撰稿震翔、解说李方。感谢您的收听。
【穿插+音乐渐弱】